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都市奇门相师

第六百四十七章 无可救药

都市奇门相师 一根麦芽糖 6004 2021-02-21 08:22

  

  张若霏懵了。

她恨那个家,因为父母的重男轻女,她不止一次的想过为什么要让自己出生在这里?如果她不是出生在这儿,那她会不会和绝大多数女孩子一样,拥有一个无比美好的童年和人生?

而就在最近,父母以及弟弟更是无数次逼得她连想死的心都有了。而在中午,当她彻底离开那个家后,她以为自己会很开心,从此不再怀念那个家,也绝对不会去管他们的死活。

然而现在,当她听见朱佩说母亲以及弟弟要坐牢的时候,她突然发现……

自己根本做不到对此视而不见,置之不理。

脑子里“嗡嗡”作响间,张若霏慌乱问道:“发,发生什么事了?他们……他们为什么要坐牢?”

都这时候了,撒谎什么的完全没有意义。毕竟,他们真正指望的不是张若霏,而是她身后的那个男人。而像这种事情,人家一问就能知道原委,你对他撒谎?那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?

因此,朱佩非常干脆的就把之前的事情全都一五一十的向她说了一遍,后者听完当场就怒了,她激动叫道:“酒驾?袭警?他们……他们不知道这事情的后果有多严重?他们都疯了吗?”

朱佩叹息说道:“我也没想到阿姨竟然会这么冲动,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。若霏姐,你还是赶紧想办法救救他们吧。”

“我想办法?我怎么去想办法?”张若霏无力摇头,道:“这是犯法的,她们触犯的是国法,谁能救得了她们?”

“你那个朋友呀。”眸中精光一闪,朱佩立刻说道:“他那么有钱,关系一定非常硬,是他的话……一定可以救阿姨和张豪的。”

他?

苏哲?

张若霏犹豫了,这种事情找他……真的好吗?

“若霏姐?你最好快点,不然等阿姨她们被送去监狱,那一切可真要来不及了。”

心乱如麻间,张若霏苦涩说道:“我,我先想想办法吧。”

挂断电话,张若霏捏着手机,目光紧盯着苏哲的号码,手指伸出去又收回来的,半响……始终无法下定决心。

母亲和弟弟做的是真正违法的事情,这种事她怎么开得了口?即便开了,又会让对方如何看待自己?

那找周淑彤?

不……我为什么会往这方面想?既然妈和弟弟触犯了国法,那他们就应该为此承担应有的责任。如果我真的因此去找关系,那自己和那些人渣还有什么区别?

目光略微暗淡了几分,张若霏起身拿起自己的包包,匆匆走出了别墅。

车库内,停着一辆红色的奥迪S7。这是苏哲给她配的车,毕竟,这儿离城里确实稍微远了一些,不配车的话,出行实在是太不方便了。

驾驶着这辆价值近百万的新车,张若霏匆匆赶到城西派出所,刚到大厅门口,张大鹏便立刻迎了上来,激动叫道:“若霏,怎么样?你那个朋友过来没有?”

一边说,他还一边不停对着张若霏的身后探头探脑。后者张了张嘴,低声说道:“没,没有。”

“没有?”察觉到了女儿的异样,张大鹏皱眉说道:“那你给他打电话了吗?”

“……没!”

也没有?

心中猛然一个咯噔,张大鹏不安问道:“那,那你有解决的办法?”

“解决什么?”张若霏情绪低落道:“妈和阿豪犯的是国法。既然犯法了,那她们就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,爸,你怎么能净想那些歪门邪道呢?”

“你,你说什么?”张大鹏和朱佩同时瞪大了双眼,看向她的目光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。

“你,你的意思是,你打算就这么看着你妈和你弟去坐牢?”

“不是我想,是我没有办法,我……”

然而没等她说完,眼前却是骤然一花,下一刻,一个巴掌已经重重抽在了她的脸上。她痛呼一声,当场摔倒在地。

抬手捂着脸颊,张若霏扭头看着父亲,悲愤叫道:“爸,你为什么打我?”

“为什么?你还有脸问?”张大鹏激动叫道:“你个赔钱货,你告诉我,什么叫你没办法?啊?你去试了吗你就说你没办法。我问你,你为什么不给你那个朋友打电话?你说,为什么不打!?”

“我为什么要打?”泪水瞬间汹涌而下,张若霏颤声说道:“人家欠我的吗?不,什么都不欠。相反,我已经欠下人家足足八百万了,我凭什么让人家帮忙?我又还有什么资格让人帮我?”

“你不问怎么知道他不愿意帮你?”

“这是他愿不愿意的事吗?是我没脸开口!”张若霏大声叫道:“我如果开了这个口,你让人家怎么看我?”

“你别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!”张大鹏用力挥了挥手,满脸怒意的看着她道:“我就问你一句,你到底帮不帮忙?”

“我说过了,不是我不想帮,我是根本没办法帮!”

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又是一个巴掌扇在了张若霏的另外一边脸颊上,张大鹏暴怒叫道:“我再问一遍,你帮还是不帮!”

轻捂着脸颊,感受着嘴唇里那浓郁的血腥味,张若霏心灰若死。

果然,自己就不该对这个家,以及家里这几个人抱有任何希望。

惨然一笑,她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,二话不说,扭头便走。

而这一幕,却是再次把张大鹏给激怒了,他三两步便追了上去,拽着张若霏的胳膊厉声叫道:“你个赔钱货,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呢是吧?你还敢走?你反了是吧?”

说着第三次抬手,就要再次抽下去。可就在这时,一道充满了无比威严的厉喝却在几人耳边陡然炸响。

“住手,你干什么!?”

几人循声回头,便见几个警察快步向着他们冲了过来,其中一人二话不说,直接挡在俩人中间,接着再次喝道:“在警察局门口打人?你想干什么?”

张大鹏是典型的窝里横,一见警察立刻怂了。他缩着脖子慌忙辩解道:“警察同志,误会,这,这是我女儿,我们这是家事,不算打人,不算……”

“说什么呢你?”

然而没等他说完,那人已经再次喝道:“女儿就可以打了?我告诉你,别说女儿,就是老婆孩子父母一个都不能打,这叫家暴,是犯法的你知道吗?”

“啊?这,这也犯法?”

张大鹏闻言当场傻眼。而因为蔡慧及张豪今天的经历,他对犯法这两个字更是不可抑制的升起了一股敬畏情绪。

玛德,这要是连我都要坐牢,那,那我这一家……

想到这,他急忙叫道:“不是,警察同志,您听我说,我没打她,真的,不信你问她,问她我打她没有?”

“张若霏,你快说啊,我到底打你没有?”

张若霏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,旋即扭头看向那几位民警道:“警察同志,谢谢你们。不过这事我不想追究了,麻烦你们帮我看着他,让我离开,可以吗?”

几个警察闻言相视一眼,犹豫片刻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。

没办法,国内就是这样,有时候不能说你违法了就真的必须追究。比如家暴,情况不是特别严重的话,你较真追究,结果会如何?7天拘留加罚款。可之后呢?大概率这个家就彻底完了。

可张大鹏却是彻底傻眼了。就如朱佩之前所说,如今张若霏可是他们张家唯一的希望,一旦她真的走了,那蔡慧和张豪不就彻底完蛋了吗?

偏偏,现在几个警察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,他又完全没了办法,只能急慌慌的叫道:“若霏,你别走,你不许走,你走了你妈和你弟弟怎么办啊?你不许走,听见了没有啊若霏?”

但,已是被他彻底伤透了心的张若霏却是完全当做没听见,直接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。

“小佩,小佩你快去拦住她啊。”

眼看自己的话似乎完全没了作用,张大鹏又急忙对朱佩叫道:“你快去拦住她,千万别让她走了。”

朱佩看向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个白痴。

老娘才提醒过你的,结果你倒好,跟你老婆儿子一样,简直蠢到了极点。

动手?这种事你到底是怎么做得出来的?我连想都想不到啊。现在好了,人被你打走了,这里又这么多警察,你让我拦?我怎么拦?

心中暗叹了一声,朱佩摇头说道:“算了叔叔,若霏姐现在正在气头上,我就算过去把她给拦下来了,她也肯定不会再帮忙的。”

“那,那你阿姨和小豪怎么办?咱,咱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们去坐牢吗?”

那还不怪你自己?TMD,想到就烦!

心里MMP,表面,朱佩还是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劝道:“叔叔您也别太过担心了。如果那人真有能力,就算阿姨他们进去了,他也照样会有办法的。”

现在情况都这样了,不管对方有没有办法,张大鹏都只能坚信对方是有办法的。

想到这,张大鹏便忍不住叹了口气,道:“那……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呢?”

朱佩说道:“现在太晚了,叔叔,咱们还是先回去吧。毕竟,咱们留在这也起不到任何作用。再者……”

左右环视了一圈,朱佩凑过去压低嗓音接着说道:“像找人帮忙这种事情……在这儿说也不太合适啊。”

这倒也是……

六神无主之下,张大鹏只能垂头丧气的跟着朱佩一起出了派出所。但,就在俩人来到路边,准备打个车离开之际,数道人影却是突然出现在俩人身侧,将他们团团围了起来。

清一色的黑西装加黑墨镜。

看着那一个个几乎快把西装都撑爆的魁梧汉子,张大鹏用力吞了口唾沫,颤声说道:“你,你们是什么人?你们……你们想干什么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